陈舟医生转载自作者【成都下水道】

据统计,早泄占到了壮年男性的三分之一,真是一个瞠目结舌的数据。不过看了这篇文章,你会豁然

大学毕业后在内外科不同科室轮转两年之后,我终于定科了,泌尿外科,想想都他妈的荡气回肠。疏通自肾经由输尿管、膀胱、前列腺至尿道的人体下三路系统,春雨润杨柳般的细腻与酣畅。不过还得在病房里锤炼两年,才有单独上门诊的机会。

早出晚归的继续捱了两年,终于轮到我上门诊了,心中那个激动,扬花抽穗、春意知几许般的幸福。单独上门诊,对专科医生而言,意味着可以独立开展工作。

20年前的那个下午,我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诊疗属于我的病人。

真是出师不利,到了第三个病人就卡壳了。病人姓李,29岁,鞋厂老板,看他裤腰带上挂着的雅阁车钥匙,就知道是个腰缠万贯的主,长相倒是天生励志。他的主诉:早泄。

卧槽,我还早泄呢!

其实早泄归泌尿外科的一个分支-男科学管辖,卡壳的原因很简单,我就没有系统钻研过早泄的相关知识。

李总很和善:不会看?

我尴尬的低头:嗯。

直言不讳终归比滥竽充数好,我们开始亲切的聊天,在属于我的诊室,居然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我坦言我也早泄,情况比他好不了多少。

我的第一次在北京。

我对京城是充满敬畏的,冲着辽、金、元、明、清的“天子之都”名号,不敬畏都不行。京城于我很神圣,第一次乘飞机的目的地是北京,第一次看国旗升起在天安门,第一次囫囵美国垃圾食品更洋盘,全中国第一家KFC在前门,KFC又称开封(KF)菜,具壮阳之效,所以我的第一次“开封”也在北京。二十多年前民风淳朴,去小旅店开房必须出示结婚证明,最后我胆颤心惊的在公主坟找一僻静之处,站着就完成了释放蝌蚪的成人仪式,甫一进门就一泻千里了,最多三秒钟,惭愧,完事了空气中弥漫着炸鸡腿的浓浓香味。

回成都后又折腾了N次,情况虽有好转,最长记录也达不到3分钟水平,早泄已成习惯了,《义勇军进行曲》响起时我会情不自禁的憧憬北京,泛涌出因了N个第一次而时光倒流的苍茫之感。

李总笑得花枝乱颤:麻痹,我们同病相怜啊,你好好研究,我们一起治疗。

翌日我去医院图书室检索资料,翻到了最新的早泄定义,美国精神病学协会1994年的早泄诊疗指南:持续性或周期性最小刺激下,插入前、插入时、插入后不久,在个人意愿之前射精,并引起显著痛苦或影响伴侣关系。

没有对时间的具体描述,但我认为定义已经足够准确了。

当时推崇的主要治疗手段:精神及行为疗法。

方法有两种,第一种是由Semans提出并由Masters和Johnson发扬光大的停止-挤压法;第二种是由Kaplan倡导的停止-暂停法。

优点:非创伤性治疗,无副作用。

缺点:需要性伴侣参与及配合,治疗周期较长。伴随的严峻问题,实在不好意思向女朋友开口。混沌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一个复杂而矛盾的时代,亦是一个公平到锱铢必较的时代,好坏从来参半:它的好,为单身增彩;它的坏,为婚后添堵。

继续翻阅其它相关资料,在美利坚零散分布区域性早泄治疗中心,雇佣有专门的漂亮小姐全程亲力亲为,治疗效果良好。但美国是个怪眉日眼的国家,不同的州有不同的法律,有些州合法,有些州不合法。

我给李总打电话:要不你去新泽西?

他咬牙切齿:滚你妈的蛋,去广汉就行了。

广汉是毗邻成都的一个县级市,当时号称西部性都。一到夜晚就各种灯红酒绿,人头攒动中处处弥漫着先富起来的那小部分人无法释放的荷尔蒙。

那年春意盎然,我们野蛮生长。去就去,直接租用两个小姐,不就为了治病么,怕个毛线?

月黑风高夜,我爬上李总的雅阁车,满腔热血的向广汉进发。

那时成都到广汉的高速公路还没有开通,李总貌似轻车熟路的抄近道,到了一处三叉路口,迷路了。

李总指着不远处村里昏黄的灯光,对我说:找村民问问路。

我一颠一簸的向村头走去,刚到村头的竹林,突然蹦出一条大黄狗,对着我娇嫩的屁股就是一口,哎呦妈啊,痛死老子了。

原来那些江湖传闻是真的,咬人的狗不叫,叫的狗不咬人。

五月天唱的那首歌真是好极了:我就算壮烈前世,征服滚滚乱世,万人为我写诗,而痛苦却是此时疯狂追着我跑的大黄狗,而且绝不摆带拉稀。

我气喘吁吁的跑回车旁,对着李总一阵声泪俱下:回成都,打狂犬疫苗。

我知道博友们会好奇的问我:后来你去了广汉没有啊?哼,没去。

伤口痊愈后的痛定思痛,一个人也得活得像个团队,对着自己的心灵招兵买马。

开始尝试第二种方法:龟头涂抹麻醉剂。

那时没有现成的利多卡因胶浆、丁卡因胶浆等,我自己用5毫升利多卡因注射剂+5毫升石蜡油调制,搅拌均匀即大功告成,性交前15分钟涂抹少许在龟头及冠状沟。

啧啧啧,妙不可言的妙,我的时间延长了。

李总却找我兴师问罪了:你配的锤子药啊,时间倒是延长了,我和婆娘完全没有快感?

妈蛋,他的使用方法有误,将整个龟头完全放在自制胶浆里浸泡,过多的麻醉剂成分被龟头及阴道粘膜吸收,导致龟头及阴道感觉麻木,有快感才怪。

慢慢地,随着与伴侣的性行为沟通、适度使用粘膜麻醉剂,我与李总的早泄都痊愈了。

科学的日新月异,使早泄有了更多的治疗方法,国际性医学会(ISSM)也在不断修订《早泄诊疗指南》,2014版对早泄的定义如下——

1:原发性早泄指的是从初次性交开始,射精往往或总是在插入阴道1分钟左右发生;激发性早泄指的是射精潜伏时间断,通常少于3分钟;

2:总是或几乎总是不能延迟射精;

3:消极的身心影响。

老实说,循规蹈矩的遵循指南不如没有指南,针对不同疾病,医生需要明察秋毫需要目光如炬需要顺藤摸瓜,合理采取综合性治疗措施,何况在男性的疾病史上,早泄是唯一要考虑女人感受的功能障碍。

不管是原发性早泄还是继发性早泄,治疗方法都大同小异,说到关键之处了,博友们得把下面的几条心得牢记在心。

1:手淫非但不会导致早泄,手法的快慢缓急训练反而对延长射精时间有效;

2:三指法,快射精时抽出龟头,三指捏压龟头至有痛感为止,再进入,循环往复;

3:性行为训练,最好采取女上男下位,女方身体向后仰,使阴茎处于一种相对憋屈的位置,女方动静结合,反复暂停,以提高龟头感觉阈值;

4:性交前5~15分钟龟头及冠状沟涂抹少许盐酸利多卡因胶浆,降低龟头敏感度。为了避免女方出现阴道麻木,建议戴上避孕套。

5:分散注意力,性交时想一些不开心的事,譬如出门被车撞成下肢截瘫,性生活不能自理,有效;

6:服用抗抑郁药舍曲林,好转后停药;

7:必利劲(盐酸达泊西汀)是目前唯一针对早泄的药物,也是唯一获得CFDA批准的早泄适应症的治疗药物,性交前1~3小时口服,效果良好,就是价格有些小贵;

8:背神经阻断术是坑爹的手术,坚决的对该手术说不!

@消化科倔老头是我的好基友,听说我要写早泄科普,情不自禁的打着哈哈:把我的经历告诉博友,早泄算个毛。

大抵他是我见过的早泄之最了,年轻时的死老头要抽烟的,新婚之夜,他媳妇对他说:少抽点,抽多了早泄。死老头一听就火冒三丈,翻身将他媳妇干了三次,完事后拿起剩下的半截烟继续抽得不亦乐乎。

如此严重的早泄还是痊愈了,秘笈:锻炼身体。

衣食住行性,是人的五大基本生理需求,白天没奶喝晚上没奶摸、白天没球事晚上球没事确实寒碜得紧,趁年富力强时多干干,十指紧扣,虽扣不住天长地久,两瓣肉松,却松开了毕生性福。

你藏在春光,晾晒我的每一寸目光;我住在深夜,包裹你的每一片影像,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