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中医运动,是指试图将中医学的理论或实践彻底废除的活动,但有时这些主张并不是要立法禁止中医师行医,而是试图通过在学校体制、国家医疗体制等领域驱除中医学的影响和作用来达到让中医逐渐流入民间甚至消亡,所以一些人又将这种诉求以较为缓和的“取消中医”、“限制中医”、“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等名称来表述。

废除中医的主要依据是他们认为中医学和现代医学相比较糟粕太多,缺乏科学依据,不是科学或甚至是伪科学。

中国废除中医名人名言名事

20世纪上半叶

1879年,清末朴学大师俞樾发表《废医论》,明确地提出了废除中医的主张[1]。俞樾的主张是“中医可废,而药不可尽废”。

1913年的9月11日,汪大燮担任北洋政府的教育总长,次年决定废止中医,不用中药。

1915年,江苏的袁桂生将“废五行说”作为一项提案交神州医药总会讨论,题为《拟废五行生克之提议》

1920年代一些有海外游历经验的人士,如余云岫、鲁迅、孙中山、胡适、梁启超、严复、丁文江、陈独秀等倡导废除中医。主张废除中医者(以严复为代表)多半认为中医确切地应该属于方术范畴。

其中,鲁迅的文章流传最广。包括1926年,鲁迅文章《父亲的病》,以及在《呐喊》自序中批判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骗子。

《呐喊》自序:我还记得先前的医生的议论和方药,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较起来,便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同时又很起了对于被骗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而且从译出的历史上,又知道了日本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

1925年中医界谋求将中医纳入学校体制,却因受医界抵制而流产。

1929年余云岫以委员身份出席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提出建议要求全面废止中医,并由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通过了《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因遭到全中国中医界强烈反对而未能付诸实施。上海中医药界人士为了庆祝此事,把每年3月17日定为“中国国医节”。

1933年在讨论《中医条例》(草案)时,行政院长汪精卫说“中医言阴阳五行,不懂解剖,在科学上实无根据;至国药全无分析,治病效能渺茫”,主张“凡属中医应一律不许开业,全国中药店也应限令歇业。以现在提倡国医,等于用刀剑去挡坦克车。”

1934年傅斯年(当时尚未任北京大学校长)在8月5日和8月26日、9月16日分别在《大公报》和《独立评论》发表文章,建议取消“所谓国医”。

20世纪下半叶

1950年5月,余云岫参加第一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再度提出废止中医方案,遭到与会者一致反对。

1950年代,中国卫生部副部长王斌提出,中医是封建医,应随封建社会的消灭而消灭。还开设了中医进修学校,让中医学习西医,学习解剖学。1953年这些做法受到茅批评,副部长兼党组书记贺诚与副部长王斌被撤职。1954年,茅说“今后最重要的是首先要西医学习中医,而不是中医学西医。”

1961年台湾的李敖发表过两篇关于废除中医的文章:《修改医师法与废止中医》

1980年,中国卫生部制订了“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医三支力量都要发展,长期并存”的工作方针。

1982年,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宪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

21世纪

从1998年开始,方舟子就开始在网上批判中医,在他管理的“新语丝”网站还专门为此辟有专栏,收录了数百篇文章。他的观点是“废医验药”,即废除基于阴阳五行、经脉气血的中医理论,将本来用于证实中医的经络、气血等理论的研究经费,转而用科学的方法检验中药的有效性和毒副作用。

方舟子认为中医宣称的疗效也是值得怀疑,因为没有经过现代医学所认可的大样本双盲实验数据的支持,无法排除安慰剂和人体自体免疫的影响。并且他指出一些中医信奉的典籍有较多的荒谬错误,以及很多中医药方并非来自临床经验,而是来自取像比类的巫术思维。

鲁迅在《呐喊》自序中的“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一句被广为引用。

2006年4月《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第27卷第4期刊登了中南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张功耀教授《告别中医中药》的论文。文中提出从文化进步、尊重科学、维护生物多样性、人道主义等角度看,应告别中医中药。

2005年,中南大学张功耀教授在《医学与哲学》杂志上发表了《告别中医中药》

2006年自6月1日起,张功耀在其博客上发表系列文章建议废除中医,和住在美国纽约的王澄医师发起了“征集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签名公告”,得到上万人响应。张功耀博客公布的签名名单中多为医学工作者或是医学博士。他们认为中医还可以存在,但不应该被国家支持,也不应再试图将中医与现代医学结合。他们指出,中医理论本身并非科学,和以科学为准绳的现代医学格格不入。

张功耀:我们的主张既不是废除中医,也不是取消中医,而是推动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回归民间……在我国目前这种社会状况下取消中医,既无必要,也不可能,而且未必就有好处。

2007年3月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力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发展,充分发挥祖国传统医药在防病治病中的重要作用。”此后的2008至2011年,历次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有“大力发展和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

2012年5月,甘肃省卫生厅在被网民戏称为“猪蹄厅长”之刘维忠的领导下,办甘肃省医务人员真气运行学骨干培训班,据说有41名医务人员打通任督二脉。

2012年6月25日,据京华时报报道北京将在小学推行中医文化知识课程。北京全面启动“中医文化进校园”工作,下学期起,全市统一的中医校本课程(小学版)将正式启用。据了解,中医进课堂只作为中医知识推广,非硬性规定的课程,不会进入中小学课表,也不安排考试。

其他国家的废除中医运动

日本的源自中医学的汉医在日本本来占据了医学的主流,但自从明治维新之后现代医学的引入,日本医学界广泛要求废除汉医。与此同时,日本对汉医药“废医存药”,基于对中药有效成分的提取、分离和鉴定开发了很多“汉药”。

计算生物学家萨尔兹堡 (美国人)投书,批评美国许多医学院出现中西医结合疗法,包括中医、针灸、气功,甚至替代医学都进入了著名的马里兰大学医学院,他批评针灸、气功没有经过科学实证支持,这些中西医结合疗法都是伪科学。

一本介绍替代疗法的书籍称,许多对气功的研究来自中国大陆,这些研究尚未在西方经过系统性的审查气功、瑜伽、静坐等东方练习,终极目标带有宗教性,能放松精神等作用,但也存在一定的副作用。

一名美国精神科医师称,美国1970年代起掀起了针灸热、1990年代被美国官方认证,但他质疑中医、针灸、气功的疗效,他说有调查没有发现气功师宣称特异功能的证据、质疑中医有副作用。


目前否定中医的人和组织

这些年,网上有很多医生写科普知识,揭露中医的落后和愚昧,否定中医的价值。

比如烧伤超人阿宝,2014年4月24日,他发布长微博,指出部分中药成分中含有的马兜铃酸可以对肾脏造成DNA级别的、不可逆的损伤。

2014年9月13日@烧伤超人阿宝发了一条微博:《阿宝挑战中医脉诊大师公告》挑战对象:全国三甲医院副高及以上职称中医均可参加。挑战内容:中医脉诊妊娠与否,随机盲法测试。准确率超过80%为胜。奖励:挑战者无论胜负无需付任何代价。若胜利,阿宝将提供奖金五万元并终身不称中医为伪科学。欢迎爱好科学的土豪增加奖金。此事引起很多人关注,最终结局请查看:阿宝发起的脉诊验孕挑战

我很敬佩阿宝这样的医生,敢说实话,不怕报复。他写的关于中医的文章有理有据,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还有很多像阿宝这样的医生,在为现代医学科普做贡献,让我这样的普通老百姓也能学到很多医学知识。

当前,一些科普媒体,如果壳网、丁香医生等等,以及许多科普作者和部分网民,也对中医中药持否定立场。

同时,我也看到:中医在中国的势力强大,从业者众多,迷信中医的老百姓更多。所以废除中医几乎不可能。

幸好,无论是中医从业者,还是中医粉,他们生病了绝大部分都会看西医,吃西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