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甲肝疫情:1988年上海市甲型肝炎大流行

受感染人数:310746,死亡人数:31

时间:1988年1月-1988年5月

上海甲肝疫情

1988年上海市甲型肝炎大流行,简称上海甲肝大流行或上海甲肝大爆发,发生于1988年春季的上海市,主要由市民食用受到甲肝病毒污染的毛蚶引起。

上海甲肝疫情

起因:毛蚶

早先,上海市民食用毛蚶的方法相当简单,一般用开水把毛蚶泡一下,然后用硬币把壳撬开,在半生不熟的毛蚶肉上加上调料就直接食用,一般不经过足够的高温杀菌。这种生食毛蚶的方法,使毛蚶腮上所吸附的大量细菌和甲肝病毒得以轻易地经口腔侵入消化道及肝脏,引发疾病。邻近上海的江苏启东是甲肝高发区,在1983年,上海市居民曾有4万余人在食用毛蚶后患上甲肝。此后,政府下禁令不准启东毛蚶入市。而1987年年底,因启东毛蚶大丰收,大量进入上海菜场,市水产局、食监所等都未能有效阻止。事后得知启东近海水域大量毛蚶堆集达到一米之厚,该地区长期受到粪便污染。

上海毛蚶甲肝疫情

调查发现,曾经运送污物和垃圾的船,未经彻底消毒又运送毛蚶,致使毛蚶受到甲肝病毒的污染,绝大多数发病者在发病前均进食过这批毛蚶。

痢疾疫情

1987年底,上海市就开始发生情况不严重的痢疾流行,因腹泻到医院就诊的病人大量增加,依据上海医院的相关制度,腹泻病人都会被询问近期的饮食情况,因而得知大多病人均在近期食用过毛蚶。痢疾是通过粪便传染的,这就表明人们食用的毛蚶受到了粪便的污染,由毛蚶传播了菌痢。另一方面,菌痢的潜伏期短,可以在24小时内发病。甲肝的潜伏期则是两周或至一个半月。因此,由受污染毛蚶导致的菌痢流行后,就有可能爆发甲肝流行。当时主管卫生防疫的上海市副市长谢丽娟就意识到痢疾的流行,也许是甲肝流行的先兆,上海很可能会在两周以后出现甲肝流行。

上海甲肝疫情

爆发:病例激增

自1988年1月19日起,上海市民中突发的不明原因发热、呕吐、厌食、乏力和黄疸等病例激增,当日报告病例由18日的33例急增至134例,之后数日内成倍增长,截至到1988年3月20日,共发生29.4万例,其中市区27.5万例,郊区1.87万例,流行波及面广,呈现出突发性紧急疫情。

上海甲肝疫情

由于突发性的疫情导致大量病人涌入医院,从而使上海的医疗系统面临巨大的压力,当时上海市所有的内外科病房,总计5.5万张病床,而甲肝病人数以万计,医院病床严重不足。

上海甲肝疫情

社会恐慌

由于疫情爆发突然,来势迅猛,外加当时民众对甲肝的传播途径的不了解,因此在上海社会上造成了较大的恐慌。上海本地出现了不敢摸楼梯扶手,有甲肝病人的家庭被孤立的情况;另一方面,由于甲肝疫情,出现了外省市排斥上海人的现象。

上海甲肝疫情

上下图: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上海甲肝疫情

由于民众缺乏对甲肝预防和治疗的相关知识,认为“板蓝根”可以预防或治疗甲肝,使上海市场板蓝根出现抢购风潮并脱销。

包治百病的板蓝根

上海甲肝疫情

政府应对

上海市政府及卫生防疫系统采取了多项措施以应对严重的疫情。首先由于病房不足,上海市临时将一些大中型企业仓库、学校的校舍、小型旅馆、新建或正在改建的住宅等改为临时隔离病房用以收治甲肝病人,避免产生新的传染源。

上海甲肝疫情

上海市政府颁布措施禁售毛蚶以切断传播媒介,并通过媒体呼吁公众勿再食用毛蚶,并养成勤洗手等卫生习惯。为了缓解社会上的恐慌情绪,政府通过媒体努力向公众传播甲肝的相关知识,以消除市民忧虑,此外,邓先生也选择在疫情蔓延期间在上海度过春节。

上海甲肝疫情

下图:特别是年轻朋友,这两天关不住了,总想溜出去或回家或上街,虽然心情可以理解,却万万做不得【这一段和今天2020年1月30日的情况竟然如此相似】

上海甲肝疫情

上海甲肝疫情

疫情消散

到1988年3月底,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因甲肝入院病人逐步减少。截止当年5月13日,共有310746人感染,死亡31人。1988整年发病352048例,其中市区310746例。

影响

这场疫情使上海市政府开始重视突发传染病疫情的防控,并逐步建立了传染病的防控应急预警机制,另一方面,这次严重的甲肝流行也使上海人意识到生吃毛蚶的巨大风险,逐步改善了饮食和卫生习惯,在2003年非典期间,上海并未发生严重疫情。

上海自禁售毛蚶起,至今未再次允许售卖,部分老字号的醉蚶也受到波及。

上海甲肝疫情


本人在上个世纪90年代也感染过甲肝,当时感染者众多,幸好都可以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