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从古至今的很多文艺作品,都在有意无意的正面传播中医中药文化。

比如红楼梦、西游记等文学巨著。这几年畅销小说,天下霸唱的《贼猫》对人参和灵芝的美化描写…

西游记悬丝诊脉

现在看书的人少,电视剧中关于中医中药的情节就更多,比如部分古装剧中有中医看病的情节,还有专门讲中医神奇的电视剧。像我这种不看电视剧的人都知道有一部《神医喜来乐》,还有《老中医》,虽然我没有看过这两部电视剧,但我相信其内容绝对是正面讲述中医的故事,因为胆敢污蔑中医,老百姓饶不了他们!

老中医

我看过几部港剧,还有很多香港电影,中医中药文化穿插其中多不胜数。

甚至是郭德纲的相声,也提到过吃腰子补肾的民间偏方!

还有抖音上的保温杯里泡枸杞,都是在无所不在的强化中医中药文化!

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的人,天然的信任中医,比如我!如果没有新知识的注入,没有互联网的答疑解惑和科普,一般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怀疑中医中药,最终会一辈子做中医的信徒!

同时,一些文艺作品也从侧面反应出中医的不堪:书中的主人公年纪轻轻的病死,吃过中药也不行。

中国到民国,才出现数量稀少的反中医文章,而真正流传开的内容,只有鲁迅的一篇文章《我的父亲》。然后,再没有出现过著名的文艺作品反思中医中药。

即使已经到2020年,我还没有看到过一部反思中医中药的影视作品!

幸好,没有文艺作品,互联网有很多科普文章帮助大家了解中医,认识到传统医学的不足!

红楼梦

附录:《红楼梦》的片段

宝玉向王一贴讨教过,宝玉道:“可是呢,天天只听见你的膏药好,到底治什么病?”

王一贴道:“哥儿若问我的膏药,说来话长,其中细理,一言难尽。共药一百二十味,君臣相际,宾客得宜,温凉兼用,贵贱殊方。内则调元补气,开胃口,养荣卫,宁神安志,去寒去暑,化食化痰;外则和血脉,舒筋络,出死肌,生新肉,去风散毒。其效如神,贴过的便知。”

宝玉道:“我不信一张膏药就治这些病。我且问你,倒有一种病可也贴的好么?”

王一贴道:“百病千灾,无不立效。若不见效,哥儿只管揪着胡子打我这老脸,拆我这庙何如?只说出病源来。”

宝玉笑道:“你猜,若你猜的着,便贴的好了。”

王一贴听了,寻思一会,笑道:“这倒难猜,只怕膏药有些不灵了。”

宝玉命李贵等:“你们且出去散散。这屋里人多,越发蒸臭了。“李贵等听说,且都出去自便,只留下茗烟一人。这茗烟手内点着一枝梦甜香宝玉命他坐在身旁,却倚在他身上。王一贴心有所动,便笑嘻嘻走近前来,悄悄的说道:“我可猜着了。想是哥儿如今有了房中的事情,要滋助的药,可是不是?”

话犹未完,茗烟先喝道:“该死,打嘴!”

宝玉犹未解忙问:“他说什么?”

茗烟道:“信他胡说。”

唬的王一贴不敢再问,只说:“哥儿明说了罢。”

宝玉又问:“我问你,可有贴女人的妒病方子没有?”

王一贴听说,拍手笑道:“这可罢了。不但说没有方子,就是听也没有听见过。”

宝玉笑道:“这样还算不得什么。”

王一贴又忙道:“这贴妒的膏药倒没经过,倒有一种汤药或者可医,只是慢些儿,不能立竿见影的效验。”

宝玉道:“什么汤药,怎么吃法?”王一贴道:“这叫做‘疗妒汤’:用极好的秋梨一个,二钱冰糖,一钱陈皮,水三碗,梨熟为度,每日清早吃这么一个梨,吃来吃去就好了。”

宝玉道:“这也不值什么,只怕未必见效。”

王一贴道:“一剂不效吃十剂,今日不效明日再吃,今年不效吃到明年。横竖这三味药都是润肺开胃不伤人的,甜丝丝的,又止咳嗽,又好吃。吃过一百岁,人横竖是要死的,死了还妒什么!那时就见效了。”